林枢。

嗷嗚嗚嗚嗚嗚——

78 is rio(⒈)

↑好酷的标题(不是)
大概就是王子异是空少然后王琳凯是叛逆酷哥,将就着看一下吧我也不会扯了

——
——

登机前王子异对着休息室的镜子再次整理好衣着,熨烫过的合身制服尚存余热,擦干净的皮鞋崭新的没有一点褶皱。

云端之上的飞行要求谨慎又谨慎,而对什么事情都要求完美的他不会落下任何细节,这样的性格恰巧适合这份空少的工作,只是长途奔波的旅程有很大的弊端,这导致他不能太把喜欢这种感情放在心上。其实王子异的长相在空乘组的众人里算是最出色的,高挑的个子和修长的双腿,模特般的身材穿起什么衣服都好看,还有笑起来时那种特有的温柔宠溺,再搭配仿佛拥有浩瀚星辰的眼眸,光是王子异这三个字就像磁铁一样可以吸走四周所有的注意力。

这种魅力气场是天生的,只是王子异不太会将其发挥到最好,他对待喜欢和心动总是有些懵懵懂懂的,送上门的女生无论有多么好看都被三言两语拒绝过去了。他也在纳闷为什么遇不到会让心里那只小鹿胡乱碰撞直接就想要娶走的人,直到那天遇见王琳凯。

“您好先生,飞机将要起飞了,请您把桌板收回去。”

闻声抬起头的是一个压低帽子的男孩,睡眼惺忪的样子懵兮兮的,眼皮还半翻着没有缓过来,有点厚的嘴唇旁边似乎还挂着点亮晶晶的口水。王子异被惊了一下,可能是因为等待起飞的时间太过漫长,眼前这个男孩居然带着耳机睡得像只小猪,只是套着不合身的oversize款衣服,还有因为没从温柔梦乡里成功逃离而半挑起的眉峰,王子异想着想着男孩奶里奶气的样子居然有点凶就噗嗤笑了出来。他伸手帮还在努力清醒的男孩调好座位和小桌板,再说了些什么专业流水话他自己都不知道,接着就火急火燎地踩着步子穿过走道回了他的工作机舱,翻出乘客的信息名单找出男孩的对应位置,指腹划到王琳凯三个字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男孩有些稚嫩的证件大头贴,还有这个姑娘般可爱的名字就印在他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了。

咋回事儿啊?

王琳凯茫然地坐在位置上,因为上升机体和气流的碰撞所以有些颠簸,头顶放置物品的隔板撞到好不容易塞进去的滑板哐哐作响,他坐直身子跟随逐渐脱离地面的飞机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怎么莫名其妙就被一个陌生的大男人偷偷笑了。他卷起衣服的袖子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气鼓鼓地憋着满肚子的气想要等到飞行平稳之后去找那个男人算账。广播里的滴滴提示音还没有结束,王琳凯就着急拽开了绑在肚子上的安全带,屁股不安分地在座椅上乱挪动,四处搜寻陌生男人的行动踪迹。

王琳凯恍惚之间回忆起来跟他说话的人好像是个机组提醒他乖乖遵守规则的空少,似乎额前有几缕垂下来的任性头发,还有眼睛好像也挺大的,够让人羡慕。他放好自己的挎包,胡乱抹了把脸准备风风光光地去找那个男人,他一点也不想再次被别人笑的底朝天,那样真的一点都不酷。

机舱的舒适温度正合适在这时犯个懒,常年穿梭在云层里的王子异对乘客们唏嘘不已早已习惯,但他始终摆脱不了对安静环境的喜欢,照例端了杯烫手的速溶咖啡依靠在小窗户的对面眺望云山的美景。其实王子异早就已经身在曹营心在汉,脑袋里哪有什么天空美景,取而代之的全都是王琳凯那张惹人喜欢的脸蛋。他捂着胸口怦怦乱跳的心脏,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心动来的很快,这是王子异从未有过的感觉。

还没有脑补两分钟的幸福生活就被一个突然闯入的熟悉男孩打扰,王子异看到王琳凯吓了一跳,手中的咖啡杯也差点被打翻,他的心动对象就鼓着腮帮子站在他面前。

“厕、厕所在……在哪边?”

靠。

王琳凯讲出来就后悔了,怎么把刚刚带来的气势全都怂没了,王子异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指着旁边的带着醒目卫生间标志小隔间说了句在这边,就看见王琳凯哒哒地迈着小步子低头溜进去了。